兰州股票配资:权证市场的定价体系完全没有实现

2019-03-31 22:02栏目:权证

  此前,虽然上交所将宝钢权证首日开盘参考价确定为0.688元,各证券机构的定价也大多在0.40元至0.80元之间,但当天宝钢权证还是以1.263元的涨停价高调开盘,并成功以巨量的封盘封死涨停至收盘,相对于参考价首日涨幅高达83.58%,全天成交近1.76亿元。

  而2009年8月25日到期的中远CWB1在7月初至8月初在其正股的带动下出现了最后一轮炒作,最大涨幅达47%;9月24日到期的国安GAC1的最后交易日为9月17日,该权证也在7月初至8月初在其正股的带动下出现了一轮持续时间较长的炒作,最大涨幅近60%,但由于价外程度较大,最终归零的命运使其在8月6日以后展开了意料之中的暴跌;武钢CWB1在2月的前半个月也随其他权证一起出现了较大的反弹,但之后该权证一蹶不振,3月下旬后更是一路下跌;康美CWB1到期前4个多月,随着其正股的大幅上扬,该权证逐波走高。4月底还借甲型H1N1流感的爆发而随医药股展现了最后的疯狂,在一周内上涨了近60%。但由于定价过高,最后连跌10个交易日收盘,使得2009 年买入该权证的投资者大部分出现亏损。

  其间,二级市场的平均买入成本远远高于最终收盘价,其结果是,语气坚定地对本报记者说。云化CWB1的正股又有较大涨幅,宝钢权证的总成交金额与总成交量之比为1.279元,更重要的是,所有交易日收盘价的算术平均数为1.296元,在股市弱势中,可以说,如云化CWB1的恶炒在2009 年春节后迅速展开,权证的平均跌幅远远没有达到正股下跌所对应的权证理论跌幅。

  值得一提的是,在权证的炒作历史上,对于末日权证的炒作曾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在“末日轮”结束交易之前,有些权证毫无例外地出现了最后的恶炒。

  作为目前沪深两市硕果仅存的唯一一只权证产品,随着今年8月11日长虹CWB1的最后交易日的日益临近,末日权证的最后疯狂一幕也开始提前上演。

  从上市到谢幕的262个交易日内,宝钢权证就从来没有脱离过疯狂炒作的影子。其上市之初,就因为被私募爆炒而引来监管层彻查,而其谢幕前数日,又因为游资过度疯狂而引起上交所监查交易账户。

  2010年至今,随着上汽CWB1、葛洲CWB1、中兴ZXC1、赣粤CWB1、石化CWB1、国电CWB1、宝钢CWB1和江铜CWB1在内的8只权证相继到期并退出市场,权证市场便成了长虹CWB1一家的独角戏。

  而从2005年借股改之名重新进入投资者视野至今,权证便以它没有印花税成本、“T 0”投机刺激以及不限于10%涨跌幅的炒作快感而打上了疯狂的烙印。

  尽管从2月11日至20日,可以看出,老股民王先生似乎不为所动,权证的交易主要由投机性资金决定,上涨了1倍有余,而股市上涨时,市场泡沫化程度在很多时候极度膨胀,的K线图,但云化CWB1几乎跌回原地。由此算出二级市场的平均买入成本应不低于1.25元。权证的涨幅同样远远小于正股的涨幅,有券商研究员为此算过一笔账,权证的杠杆作用在大多数时候没有体现出来。实际上绝大部分的二级市场投资者都出现了很大幅度的亏损。权证长虹CWB1将成为我国权证历史上从疯狂到没落六年轮回的最后一个见证者!

  有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到期的认购权证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贡献了8232亿份的成交量,成交金额共有3.61万亿元。

  2005年8月22日,宝钢权证作为恢复权证交易后的首只产品正式挂牌上市。随后,在其近一年的挂牌历程中,在主力翻云覆雨的推动之下,宝钢权证一次次演绎了难以用权证经典理论解释的疯狂之旅。

  而权证长虹CWB1当天盘中一度涨幅高达21.44%,虽然最终冲高回落,但仍收涨8.44%,报收于2.519元。而其当日换手率更是高达420.41%,超过3月16日其暴涨29%时418.09%的换手率,成为该权证上市以来换手率次高水平。成交量也急剧放大,全天成交激增至62.2亿元。

  “相对正股价而言,权证长虹CWB1最新的溢价率已接近30%。在现在的市道下,风险不言而喻。”王先生表示。

  6月9日,四川长虹的一则提示性公告重新勾起了投机资金对末日权证的炒作欲望。当天,四川长虹再度发布提示性公告称,长虹CWB1的最后交易日为8月11日,行权期为8月12日、15日-18日共5个交易日。投资者每持有1份“长虹CWB1”认股权证,股权以每股3.48元的价格认购1.5股四川长虹A股股票。

  而宝钢权证的最终谢幕同样也让投资者瞠目结舌。2006年8月23日,本该价值“平静归零”的宝钢权证,却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依然翻江倒海,盘中最高0.24元,最低0.02元,换手率达到惊人的1164.77%,最终收于0.031元,狂跌85.78%。

  使得权证的风险高度聚集。其成交价格从2月3日8.69元的最低点上涨至2月11日的17.7元的最高点,权证市场的定价体系完全没有实现市场的有效定价。以成交量为权重的加权平均数为1.256元。之后又一路下跌。看着其盘面连续两个交易日的逆市拉升,

  此后三个交易日内,宝钢权证一路高歌猛进,最高达到2.088元,比起开盘价又大涨了65.32%。不过,宝钢权证8月25日起又开始一路单边下跌,一直下挫到10月27日的0.682元。若按2.088的阶段最高价开始算起的话,挂牌两个月左右宝钢权证已经缩水了近67.34%。

  此外,权证市场和股票市场不同,由于权证有存续期的限制,长期不上新权证意味着权证市场规模越来越小直至最终消亡。

  最后权证长虹证盘中疯狂 溢价率券商计算出乌龙2011.06.09

  但是,对当年二级市场中买入认购权证的投资者而言,平均差价收益仅阿胶EJC1为正值,所有到期的认购权证的二级市场的投资者的合计差价损失为63.41亿元。而且,由于权证的换手率很高,佣金是一笔很大的支出,按0.05%的佣金率计算,佣金总支出也达到36.06亿元,两者合计损失达99.47亿元。因此,大部分二级市场的投资者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较大的亏损。

  2007年至2008年算得上是权证历史上最疯狂的时期。在此期间,权证的泡沫处于极度泛滥之中,平均溢价率年底时达到了170%以上。

  6月10日,权证长虹CWB1交投继续保持活跃。至终盘,权证长虹CWB1收盘2.614元,涨3.77%。而换手率和成交量也维持高位,分别为415.83%和62.5亿元。

  在权证的六年轮回中,沪深两市先后出现了95只权证,其中68只为认购权证,27只为认沽权证。

  此后,在管理层扩容政策不明朗的背景下,新增权证开始“断流”。无论是交易活跃程度还是成交量都逐渐萎缩,权证渐渐成为了被遗忘的角落。2009年一年,沪深两市新上市的权证仅有长虹CWB1一只。兰州股票配资

  同样,上港CWB1的恶炒则主要出现在2009年2月的第二个交易周,该权证从此前一周收盘的1.57元的收盘价起经过4个交易日,12日的最高价达到了2.839元,其间的涨幅超过了80%,比2月3日1.40元的最低点同样上涨了1倍有余。当然,其后的一路暴跌不可避免。

  对此,有券商研究员称,权证在诞生之时就是畸形的。本该作为一种独立的金融衍生品推出的权证,推出时却是为了解决股权分置的问题而面世,可谓是名不正又言不顺。

今日相关新闻

  • 怎么炒股:围绕产权制度改革成员确认、清产核资
  • 金广厦不动产权证何时能办理
  • 百万资产老人梦碎以房养老中安民生:现在真没
  • 股票黑马:村民们的土地有了属于自己的证书
  • 稀土板块春节后涨幅超47% 重稀土看涨预期渐浓
  • 优化流程 广西公积金贷款审批5个工作日内办结
  • 成都拟调整:租房提取住房公积金每人每月最高
  • 杠杆:权证可以分为认购权证和认售